作者:  卢百可  阅读: 1957 
文件:  DSCF2543-002 crop small.jpg  大小:  553K 
类型:  image/jpeg  格式:  jpg 
上传: pat  时间:  2007-4-28 22:40:49 
修改: pat 时间:  2015-9-23 7:26:33 


作者:Patrick Lucas (卢百可) 译者:孙红  
 
一个独行侠似的美国人,两个来自中国的记者,我们在一片茫然中走进了德克萨斯州布朗特镇。我们的家都在遥远的地方。眼前的地方,正在圣安托尼奥市和阿比林市之间,虽然气...[共享光荣:友谊和感谢]

共享光荣:友谊和感谢

作者:Patrick Lucas (卢百可) 译者:孙红  

 

一个独行侠似的美国人,两个来自中国的记者,我们在一片茫然中走进了德克萨斯州布朗特镇。我们的家都在遥远的地方。眼前的地方,正在圣安托尼奥市和阿比林市之间,虽然气候燥热、土地贫瘠,景色却依然优美:原野上覆盖着一丛丛的牧豆树,头顶是明朗而辽阔的蓝天白云。对孙红(柳州日报社记者)和黄希翎(柳州电视台摄像)而言,这里与广西那熟悉的喀斯特地貌简直大相径庭。我们开着租来的轿车,拐上一条小路,驶向一家牧场里的石头房子,车后扬起高高的灰尘。我突然有点担心:这个家庭会怎样对待我们呢?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如何看待与我同行的两个中国人呢?结果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一   终于到了,我们把车停在门前,进了罗伯特·沃恩的家里。我们和罗伯特及其家人围桌而坐,开始谈论罗伯特的大哥——詹姆斯·沃恩军士。詹姆斯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308轰炸大队425中队的一名无线电操作员,1944年12月18日在飞往台湾海峡的一次任务中失踪。我们在中国的寻访可以勾勒出“二战”期间詹姆斯在中国的生活情况,我们把这些情况与罗伯特一家分享。罗伯特一家也给我们讲了有关詹姆斯的很多事情。不知不觉中,气氛变得融洽,关系逐渐亲近。我们调出照片,给他们看詹姆斯在中国到过的地方。他们给我们看詹姆斯在美国拍的照片——天生的运动员、人见人爱的小伙子、高中毕业就参加空军的热血青年。他们讲了很多有关詹姆斯的故事,包括他的经历、他未及展开的远大前程。在你来我往的交流中,我总感到隐约有一种东西在发挥作用。一群陌生人,过去从未谋面,现在却谈笑风生、水乳交融,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有书信来往,但我相信,罗伯特一家过去很少见到中国人,语言障碍也是一个大问题(在大多数时间由我充当翻译)。更何况,我也是陌生人。这么快就建立这么深厚的友谊,真让我难于理解。第二天,我们见到了罗伯特的儿子,小詹姆斯·沃恩(在詹姆斯·沃恩失踪以后,为了纪念他,先后有四个小男孩沿用他的名字,小詹姆斯就是其中之一)。这次我又吃惊了。小詹姆斯是一个高大、健壮、勤劳的德克萨斯农民。他把自己的德克萨斯草帽套到一个中国记者头上,三个人在一起正好形成强烈的对比。小詹姆斯从来没有见过与自己同名的伯父,但他承载着整个家庭对失踪伯父的魂牵梦绕。他还承载着人们对老詹姆斯的厚望——即使我们这些从没见过老詹姆斯的外人,也凭借从各方面收集来的零星资料,把老詹姆斯视为英雄。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小詹姆斯就无可选择地背负上这一切,这对他并不公平。但是,我们一见到他,很快就明白:他担当得起这一切,他不会辜负这个名字。让两个记者和我自己特别舒服的是,他请我们坐上他的轻型卡车,带着我们游览他的牧场。他提醒我们小心响尾蛇,给我们看他的骏马。他大声吆喝着,把羊群唤下山来。一开始,他并不太清楚该如何对待我们,但他对两个中国记者表现出实实在在的、兄弟般的情谊,两个记者自然投桃报李。从当时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这总让我感觉怪怪的。当为期四周的旅程结束时,我才真正明白其中的奥妙。   二   离开罗伯特家,我们继续上路。德克萨斯州的其他城市。佛罗里达州。弗吉尼亚州。马里兰州。密苏里州。阿肯色州。俄勒冈州。每到一处,每采访一个人,两位记者和我自己都感受到纯真的友谊。他们与我们分享自己在中国的经历——有时放声大笑,有时无语凝噎。他们讲述自己记忆中的地方和人物,讲述那段经历如何影响以后的人生。对我们这三个晚辈而言,这些故事惊心动魄,让我们看到了过去,看到了中国人和美国人并肩战斗的场景。他们不知道,他们讲述的这些个人经历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所奉献的友谊是多么强大——真实的美国人自然流露的友好信息已被带回中国。每一站的采访,人们都是如此友好,这让我感动,甚至自豪。不过,我一直不太肯定,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奇妙的东西在发挥作用。旅程接近尾声。我们回到了我的家乡——俄勒冈州尤金市。一家地方报纸的记者采访了我们。“在这个项目的整个行程中,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孙红想了一会儿。“不管是过去在中国的采访,还是这一次在美国的采访,有两个词不断地反复出现——‘友谊’和‘感谢’。双方都用这两个词。”我想了一想。孙红说得对,这两个独特的词陪伴我们走完了整个旅程。我恍然大悟。热情。轻松。像老朋友一样。就像小詹姆斯,他从没见过面的伯父那里传承了无数的期盼,也传承了他们家族与中国人民之间的纽带。在这个项目中,两个中国记者采访了詹姆斯的家庭,采访了众多的美国人,他们也传承了中美两国前辈在“二战”中并肩抗击共同敌人而结下的友谊纽带。没有衰减,没有保留,没有条件,友谊就这样传承下来,直到战争中尚未出世的人们。传承。穿越历史、横跨大洋的传承。这个纽带是中美两国人民在那段艰苦岁月里共同用热血和生命铸造的,它是如此昂贵。好在没有遗忘。当然没有失落。我很震惊。在阿肯色州,我们看到一张“二战”时期撒给中国人的传单,上面画着中国老百姓帮助美军人员的景象。旁边有一行字,一下子跃入我的眼帘:“帮助美国人,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是当时的宣传。但后来的事实证明,美国人从来没有忘记。中国人也没有忘记。我在柳州周边寻访时的发现证明了这一点。   三   说起“共享光荣”这个项目,起初有些偶然。我在中国生活,听说广西柳州过去有一个美国空军基地。有一次,我请一个朋友提前给柳州市政府的一个人打电话,说我可能在几个星期后到柳州,看他们可否在我到柳州时告诉我老基地在哪里。2002年3月7日,我来到柳州,他们不仅告诉我基地在哪里,还放下手头的工作带我去现场参观。他们介绍了有关情况,还告诉我在柳州周边哪些地点曾有美军飞机坠毁、哪次事件中机组人员获救了、哪次事件中机组人员牺牲了。他们安排我会见曾与美国人一起工作的中国人。他们与我分享各种信息,鼓励我来重新发现。孙红和黄希翎后来对我跟踪采访,他们先是好奇:这个美国人为何现在回来追寻那段历史呢?后来,我们发现了共同点——我们都相信,中美两国人民友好合作的历史在今天仍有其价值,它是两个国家伟大人民友谊的一部分。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特别是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更多地回想和了解这段历史。我们三个人因此结缘,并在后来的共同寻访中成为知己。我在柳州寻访的整个过程中,人们对我非常友好。几个月后,两个中国记者来到美国寻访,得到同样的款待。作为一个美国人,因为父辈的牺牲,在今天,我成了那份友谊的继承者。鲁·格里斯特,大卫·戴尔,道格拉斯·鲁兰克,以及其他的邀请人,还有柳州的赞助商王安之先生,谢谢你们!那些遍布各州各市、与我们分享过去的美国人,那些到圣路易斯市参加聚会的中缅印战线的老兵及家属们,谢谢你们!你们展现的宽阔胸怀和深情厚谊是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我们三个没齿不忘。所有亲身经历“二战”或帮助过美国人的中国人,我知道,你们早已进入暮年,那几年的所作所为只是你们漫长人生中的一小部分。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就是这一部分,改变了见过你们的那一代美国人,直到现在,他们仍然记着你们,敬重你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在血雨腥风中对他们展现的宝贵友谊。孙红、黄希翎和我自己都能证明,这种友谊,在今天的美国仍然得到珍视。瞧,又来了。友谊和感谢。对我们来说,你们创造的是一份多好的遗产啊!

(卢百可2002年10月14日写于北京)



  反馈 (0)】 【联系提供者

提供者: pat ──────────────────────────────────────────────────
全部
                                  ...
关键词


    

主题组 | 我的资料 | 最新发布 | 等待翻译 | 我的收藏夹 | 最近浏览 | 最新评论
游客   注 册    登 陆    List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共享光荣小组